当前位置:64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霸王 > 第13章 与女领导的对话

第13章 与女领导的对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果然,还没走到红娘子的军帐,带路的亲兵就被截胡去了李自成的军帐。

    一入大帐便见李自成、张献忠等人面色不善的看着他,红娘子面带忧色坐在李自成的左下首,昨日那白面谋士坐在右下首。

    “战云,本掌家问你,为何无缘无故杀八大王的人?”李自成阴沉着脸问向战云。

    今日均州城内收获颇丰,他的心情本来不错,可才忙完城中之事就被怒气冲冲的张献忠找上了门,而且还是因为联盟中最忌讳的事儿——杀友军。

    他昨日就看这蹩脚的家伙不顺眼,没曾想刚一天就又惹了事,还是如此严重的事。

    “掌盘子,此事我已经着人调查了,他是为了制止八大王的兵奸银妇女。”战云还没开口,红娘子率先站起来解释道。

    “你先坐下!我在问他,没问你。”李自成瞪了一眼红娘子,他想发火,可念在边上军师李岩的面子上没有发作。

    “我不知道那是谁的兵,我只知道那三个兵公然违抗军令,残杀百姓,淫其妻女,死有余辜。”战云一字一顿的道。

    现在去追究谁将此事泄露出去已经没有意义,但战云心里还是很感激自己的女领导红娘子,这个女人已经两次为他出头了。

    “闯将,这就是你的兵吗?见了你连行礼都不会!”张献忠轻蔑的看向李自成道。

    二人同岁,起兵时间也大致相同,按理说应该是共谋大事的好兄弟,然而二人好像八字不合,又好像在互相较劲,总之联合在一起的时候没少起矛盾。

    张献忠没给李自成说话的机会,又直接看着战云道:

    “你也配给老子讲军法,那老子就告诉你这瓜娃子,在我的军队里,老子就是军法!闯将,你还不下令砍了这小子?”张献忠说完又咄咄逼人的质问李自成。

    正待这时,李自成的一个亲兵从外头进来,低头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李自成的嘴角立即扬了一下。

    “八大王,那是你那里,在我这儿,残杀平民、奸银父母就是死罪,还有,你在我军中安插亲信又作何解释?”李自成反驳道。

    他并不想为战云出头,只是看不惯八大王在他面前猖狂而已。

    “黄娃子,你莫要血口喷人,老子何时在你军中安插过亲信?”张献忠闻言脸色微变似乎有些心虚,但言辞上仍旧十分跋扈。

    “张献忠,需要我将人给你带到帐里吗?

    你我都是敞亮人,不要得寸进尺,此事我会处置,以后也不会发生,就此作罢吧!”

    黄娃子是李自成的小名儿,自打当上了掌家以后就从未有人敢这么叫他,李自成努力的克制着。

    如今起义军被官军四处围堵本就苦不堪言,倘若内部再生事端,宏图大业可就真要成了泡影,奈何这张献忠实在太蛮不讲理。

    “如今我等处境艰难,还望八大王能以大局为重,勿要让官军看了咱们笑话。”军师李岩见张献忠不作声,也出言相劝道。

    “你们别跟老子唱双簧,黄娃子,为了大计咱不与你计较,这账以后再跟你算,哼!”张献忠吃了个闷亏,说罢一脚将面前的桌子踢翻拂袖而去。

    李自成根本没把张献忠的威胁放在心上,张献忠走后,他又看向了战云,语气甚至还变得和缓起来。

    今日也算是将了那张献忠一军,不仅出了一口恶气,还让其吃了哑巴亏,李自成打算暂时放过这个总是惹事的家伙。

    “你叫战云是吧,听闻你杀那几人时用的是一把奇怪的鸟铳,可否让本掌家瞧瞧?”李自成饶有兴致的道。

    鸟铳这东西在目前的起义军里还是稀罕物,但李自成毕竟是首领,他也只不过是随口问问。

    “回掌盘子,鸟铳是凶器,在下怎敢带到这大帐里来,那日用过后就坏掉了,在下如今也还没修复好呢!”战云撒谎道。

    幸亏那日只开了一枪,若是让首领们知道他的手枪可以连发,估摸着他再不离开就得死在这儿了,乱世中有个防身的手枪,绝对是个天大的诱惑。

    看样子泄密的人也没描述清楚,不过既然李自成只是好奇其外形,那就没必要闹掰。

    “那算了,今日之事你要引以为戒,若是再犯,莫说红娘子,怕是我也护不住你,都下去吧!”李自成冷淡的道。

    他本来还想如果战云那鸟铳厉害,着军中的几个工匠仿制一下,但看起来故障率与官军的火铳一样高,随即也没了兴致。

    虽然是虚惊一场,但战云出来的时候还是感觉后背都湿了,同时也觉得今日之事做的太过鲁莽,并决定以后做事坚决不能留尾巴。

    “战云,来我军帐一下,我有事问你。”走在前头的红娘子突然停下脚步扭头道。

    “娘子,时日已晚,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谈吧!”陪同红娘子的李岩也停下了脚步催促道。

    “军中之事岂有早晚,相公先去歇息吧,我处理完军中事务就去。”红娘子说完就径直朝着自己的大帐走去,战云没法拒绝,只得一瘸一拐的跟上。

    到了红娘子的军帐内,气质果然与李自成、高迎祥的不同,虽然陈列也很简陋,但收拾的相对规整,屋子里甚至还有一股淡淡的花香味儿。

    “今日你为何杀那几人,果真是为了救那个女子吗?”红娘子随意的坐在主位上,脸色平静的指了指大帐左侧的凳子,示意战云也坐下。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是个男的都会出手相救的。”战云也不客气,他的腿伤还没好一屁股就坐在了一边。

    与这女领导聊天战云放松多了,昨天他就看出这位女领导与李自成、张献忠不同,再加上这女领导两次出手帮他,只要不是违背自己原则,战云决定有问必答。

    “为什么?”红娘子执意追问。

    “我看不惯!男人也好,女人也罢,生来就该是平等的,或许男人力气比女人更大,但女人追求尊重与自由的权利与男人一样高贵。”

    此时战云哪里还看不出这女人怎么想的,这是看重他肯豁出性命去救一个陌生女人啊!

    要知道这事儿随便换个明朝人,都没人这般做,一个陌生女人死了便死了,与自己何干?

    自儒家当道以来,女人的地位就一直没平等过,甚至越来越低。

    按照儒家的说法,女人就不该读书识字去抢男人们的饭碗,正所谓女子无才便是德。

    而后又出版一本什么列女传在民间、官家大肆宣扬,以三从四德来约束女人,成为男人的附庸、甚至玩具。

    面前这位女领导既然能当上起义军的一个小头领,定然就是个女权主义者,而且也有这个能耐,否则早被其他男人生吞活剥了。

    果然,听了战云的话,女领导面色微变就像看怪人一般看着战云。

    “女人追求尊重与自由的权利与男人一样高贵……”红娘子若有所思的喃喃道。

    “这话是谁告诉你的?”红娘子似乎不太相信这么有哲理的话出自一个大头兵的嘴里。

    “这么简单的道理还用谁来告诉我?笑话!”战云笑道。

    他知道刚才的话说到这女子心坎了,但看着女子眉头紧锁似乎还不是很明白,就继续解释道:

    “不过啊,女人想得到这份尊重实在很难,除非革命的焰火烧遍整片大地,将旧日的枷锁全部打翻,否则至少还得等三百多年。”

    他说这话有点不地道,先是给红娘子指引了一个光明的方向,然后再泼上一盆冷水,但确实很有用,至少红娘子现在看他的眼神已经很认真。

    “何为革命?又为何要等三百多年?”

    “革命就是起义,但不是如你们这等四处烧杀掳掠,这跟强盗有何区别?至于为何要等三百年,这讲起来太过复杂,日后再聊吧。”

    “我打算升你为我的亲兵,领小管队饷,你意下如何?”红娘子似乎找到了知己般,语气甚至都变得有些温婉。

    “随便吧,反正我也不打算在这里逗留太久。”战云道。

    “怎么?你要走?”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