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4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霸王 > 第10章 狗哥定然是治国之才

第10章 狗哥定然是治国之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女子站起来走到了李自成身前拱手请示,战云这才看清楚了她的模样。

    一身粗布红衣,未施粉黛,乍一看也说不上漂亮,但眉宇间总能给人一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英气,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这女子言谈举止竟丝毫没有女子的柔弱。

    能在兵荒马乱中活下来已实属不易,活下来并且能坐在这中军大帐中,这女子肯定不简单。

    “今日之战五队有断后之功,既然红娘子开口,那便归到你那边吧。”李自成略一思索后没有拒绝,只是其身后谋士模样的男子眉头皱了皱。

    “在下谢过红娘子。”见军棍危机解除,战云哪里还有不感激的,随即学着古人拱手道谢。

    只是他未免太过直男,谢了红娘子,只字不提在场的其他人,引得李自成和其身后的谋士更加对他看不上,不过战云也不在乎。

    “不用谢我,军中最看重战力,倘若你真是花架子,早晚也要丧了命,去东营寻魏疯子,他会安排你们,下去吧!”红娘子几乎没有用正眼看战云,她只是不想因为一件小事影响到老掌家们之间的关系罢了。

    “好了,咱们继续商讨明日的作战计划。”高迎祥见战云已经被安置好,就起身又走到了地图边。

    战云不再多言,转身就一瘸一拐的出了大帐,而后就与等在账外的三人碰了面。

    “怎么样?老掌家找咱干甚?”顾阎王性子急,刚看到战云就问道。

    “军马保住了,但恐怕我们要入战兵营。”战云言简意赅道。

    “哈哈哈,入就入,总比在外营饿死好!”顾阎王一听反倒乐了,只有施老三眉头拧成了麻花。

    战兵营是要打仗的,虽然相比外营吃食更有保障一点,但施老三更怕死,在外营只要跑的够快,就可以活命。

    “就是入在一个女人的账下,总觉得有点别扭。”顾阎王一边给心爱的军马理顺鬃毛,一边嘀嘀咕咕道。

    一行人见到魏疯子时,这人正在与几个管队喝酒,一听说战云几人今日斩杀了十几个官军,兴致勃勃的就要他们讲讲。

    军营中最佩服的就是勇士,今日一战战兵营损失八百多,上交的官军首级不过百,而战云四个人就杀了十几个,足可以引起他们的重视了。

    战云刚才已经在诸位掌盘子面前讲过一遍,懒得再多言,反倒是顾阎王和魏疯子性子十分相投。

    他们喝着劣质的烈酒,啃着咸菜干,一个吹一个捧,没过一会儿关系好的就像异父异母的兄弟。

    到了深夜,四人被魏疯子安排在了一个帐篷,除了四人之外还有另外五人,顾阎王喝了酒很快就打起了呼噜,唯有战云怎么也睡不着。

    今天带给他的震撼太多了,他竟然杀了人,还杀了好几个,若说心里完全没感觉那是不可能的。

    但克服了刚开始的恐惧后,剩下的就只有冷静了,不冷静不行,一个失误死的可就是他自己。

    好在这里没有警察蜀黍,他不用担心蹲牢房,只是可怜了老陈,唉,也不知道他还活着没有。

    帐篷顶部有好几个窟窿,透过窟窿战云可以看到头顶的星星,与后世总被雾霾遮挡的星空不同,这里的天空格外的透彻。

    没有被褥,屁股下面只有干草,现在正是晚春时节,天气不热也不冷。

    “狗哥,你睡没?”一旁的辛一博也没睡着,轻声问战云。

    “还没,怎么?忍不住了?”战云知道辛一博想问什么,回道。

    “走吧,咱去帐篷外找个地儿唠唠。”辛一博是他前任的发小,这一路上的表现也足以证明这小子对兄弟是够意思的,战云总得给他个说法。

    两人担心被值夜的责难,并未走远,找了个四周没人的地儿席地而坐。

    “是不是觉得我变了?”

    “恩,狗哥,你一点也不像原来那样,而且今日……今日你手里的古怪武器太厉害了,你哪里寻到的?”辛一博憋了一天的疑问终于要得到满足,迫不及待的问道。

    战云顾作沉思的看了看布满星辰的夜空,叹了口气道:

    “这要从昨晚的梦说起,昨日那老匹夫一锄头把我打入一个奇怪的所在,一个老道救了我,还教了我一些法术,今日那武器便是他送我的。”

    战云瞎编起了故事,古人倘若有什么无法解释的事儿,基本就是以托梦为说辞,这样所有的不合理就变成了顺理成章。

    倘若战云告诉他实情,说他是后世穿越过来的,反倒是令人难以置信了。

    果然,听了战云的故事,辛一博脸上并未露出不相信的表情,而是继续问道:

    “那他为何要救你,还教你法术、送你武器?”

    “唉,那位仙人看到天下大乱,感念百姓疾苦,欲寻人以匡扶社稷,救黎民于水火。”战云继续瞎掰道。

    “这么说,狗哥你就是仙人选定的治国之才?”辛一博兴奋道。

    “我哪儿有这本事,他让我找寻一人,此人叫陈平,若是寻着了此人,或可试试。”战云谦虚道。

    他就是一外语教师,跟毛子哥、荷兰佬、甚至蒙古同胞唠唠嗑倒是不难,若说治国之策,还得看老陈,这厮研究历史研究了半辈子,肯定对各朝各代的弊端了如指掌。

    当然,他这么说只是为了消除辛一博的疑惑,可没曾想,辛一博只信了前半句。

    “仙人怎会找错人,狗哥定然就是那治国之才,至于你说的那陈平,俺虽然没文化,但也听老夫子说过。”辛一博自以为然道。

    “哦?你竟然知道陈平?他在哪儿?”这下轮到战云惊讶了。

    “恩……好像早死了吧,以前听村里老夫子说,是汉朝的什么宰相,哦,对,开国宰相。”辛一博略作思索道。

    这也是辛一博认定他狗哥是治国之才的原因,仙人怎么会找一个死了很多年的人来成大事呢?

    “行吧,总之刚才所言之事,你知我知,勿要告诉其他人,免得让人觊觎多生事端。”战云提醒道。

    “俺晓得,俺晓得。”辛一博料想发小以后必将飞黄腾达,他自己高兴的都要飞起,奈何晚上没吃饱,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了两声。

    于是战云从空间内取出一块傍晚烤的马肉递给了辛一博。

    辛一博眼见他狗哥竟然可以无中生有,顿时再也不怀疑战云给他讲的故事,同时也更坚信了他狗哥是治国之才的说法。

    搞定了辛一博,二人便回了帐篷睡觉,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战云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检查自己的秘密武器,他将那两把枪看的如同性命一样重要。

    那把重狙现在还没机会露脸,毕竟相比于手枪,重狙操作起来太复杂了,他必须找地方练练手,所以目前手枪对他更重要。

    见帐篷内的其他人都还没醒,战云取出手枪检查了一遍,眼睛顿时瞪得老大。

    ……

    PS:求推荐票,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