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4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霸王 > 第8章 我们不就是造反的吗

第8章 我们不就是造反的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领头战兵的话就算是个傻子都能看出来,违反营中规定是假,想勒索他们马匹是真。

    “打板子可以,敢动咱的马,咱跟你拼命!”战云还没说话,顾阎王性子急一下子就把刀抽了出来。

    刀自然也是他们几个的战利品,大明制式战刀,比面前这几个战兵手里粗制滥造的铁刀不知道锋利了多少。

    也不怪顾阎王这般在意军马,实在是这玩意儿太重要了。

    起义军四处游击,每天不是在逃跑,就是在逃跑的路上,用有了马匹就拥有了活命的机会来形容也不算夸张。

    毕竟这马不用它跑多快,只要比旁边的骡子和驴跑得快就够了。

    仓朗朗——一阵刺耳的拔剑声,几个战兵相继拔出了战刀。

    “你敢违抗军令吗?”领头的以刀尖指着顾阎王道。

    剑拔弩张之际,战云终于将手里的烤马肉吃完了,他站了起来非常平静的道:

    “你是不是想要我的马?”

    “看来你是个聪明人,这样吧,将马匹交出来,本管队做主就将你们的军棍免了。”这战兵管队见战云一说话,其他人都没声音了,知道这才是正主。

    可能是顾阎王表现出的气势过于强大,也可能是这战兵管队想给战云台阶下,言辞间主动让了步。

    只是战云接下来的话,不仅没有顺着台阶下,反而蹬鼻子上了脸:

    “既然你知道我是聪明人,就该知道我不会将马交给你,你算什么东西?”

    战云边说边暗暗将枪握在了手里,他面色凝重,按照计算他的枪里只剩下四发子弹,面前却是八个人。

    但他实在不想跟今天下午一样,骑头驴子玩大冒险,大不了离开这里就是,有马在他哪儿不能去?

    同时身边的辛一博也将战刀抽了出来,唯独施老三没有刀,但这厮两腿又开始筛糠了,估计给了他战刀也抽不出来。

    “反了反了,你们是要造反吗?”领头的战兵被三把战刀指着,略微往后退了两步道,即使是战兵,几年前也不过是农民而已。

    “我们不就是造反的吗?你又何必问我?”战云一听反倒乐了。

    一群造反的起义军说别人造反,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我再说一次,这些军马是我杀掉官军的战利品,包括这些战刀也是,倘若你敢明抢,休怪我等拔刀无情!”战云补充道。

    在起义军中的战兵营,通过斩杀敌人获得的战利品归士兵自己所有,这代表了这名士兵的勇武和荣誉,而这份荣誉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哼,你反倒有理了,可这里不是战兵营,你且等着。”这领头的说完,就对身后的手下交代了几句,而后便有一个兵小跑着向战兵营而去。

    战云没理会他,只要他们不先动手,他是不会开枪的,毕竟子弹有限,可比他们的命值钱多了。

    没过多久,这士兵就跑了回来对领头的战兵嘀嘀咕咕的说了什么,这战兵眉头就皱了起来。

    “闯王、闯将大人要见你们,随我来!”这人将刀回了鞘,一挥手仿佛认定他们不会跑似的带头朝着战兵营走去。

    战云不知就里,但这管队战兵却郁闷极了,刚才他着人去通知上头的小管队,想着这几匹好马自己没办法搞到手,但至少也能作为礼物送给小管队。

    可惜他的小管队此时正在给掌盘子汇报今日战情,闯王一听外营还有这般好手一下就来了兴致,传令召战云来见。

    闯王大人这是又动了爱才之心了,同时这战兵管队也与那几匹好马无缘,难怪他心里不爽。

    战云闻言也是有些惊讶,心说就为了这点小事儿怎么就惊动了高迎祥和李自成,但闻名不如见面,他略作思索后就示意几人牵着马跟上。

    战兵营内比外营条件要好多了,起码没有哀嚎着喊饿的人,战云甚至看到有几个帐篷内的人在饮酒。

    穿过一排排简陋的军帐,一队人终于来到了战兵营的中军大帐,大帐比周围帐篷大了至少三倍,且周围两步一个,站着不少亲兵。

    这些亲兵与只穿着破衣服的普通战兵不同,他们身着皮甲,甚至还有几个穿的是锁子甲,而且个个都身材魁梧,每个拎出来都是顾阎王的战斗值。

    “掌盘子们只允许你一人进去说话,其他人就在外头候着。”

    负责传话的早已换了人,刚才领着他们进来的战兵管队早被打发走了。

    顾阎王担心战云的安危想跟着去,但被战云用眼神阻止了,这个地儿可不是他们说了算,战云也没觉得李自成要把他怎么样。

    战云跟着传令兵走到大帐门口,两个亲兵搜了身后才放他进去。

    大帐内十分简陋,除了几条桌案和杌凳外别无他物,大帐的中间,四个人围在一起似乎在研究地图。

    中间靠左的人年纪略大些,约莫四十岁出头,古铜色皮肤,国字脸,两指剑眉下是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没有蓄须。

    中年人右边站着个年轻人,看起来比战云年纪要大几岁,皮肤略发黑,阔鼻梁,此刻正一手抚着半络腮胡子沉思。

    这人右边是个手持折扇书生模样的人,面容精瘦、蓄着两寸长的胡子,此刻整以手中的折扇对着地图指指点点的说着什么。

    帐内左右各设了两张桌子,桌子上摆着两三样小菜,左边坐着的两个大汉此刻正喝着酒,右边只坐了一人,战云的眼睛一下就定在了那里。

    因为那里坐着的,竟然是个女子。

    距离略微有些远,战云并未看清那女子模样,只隐约看见那女子似乎也在喝酒。

    “报!通传之人已至。”传令兵拱手单膝下跪道。

    “哦,闯将,咱们也先坐下暂歇吧,正好瞧瞧这位外营来的勇士。”中年人抬起头看了一眼战云,对右边的年轻人道。

    年轻人并无异议,摆摆手示意传令兵下去,而后几人在各自座位坐下。

    这时,左边正在喝酒的两人中站起一人,指着战云破口大骂道:

    “大胆!见了各位掌盘子竟然不跪,你是活腻了?”

    ……

    PS:这里科普下明末农民军的内部结构,首领为掌盘子,也称老掌家,首领以下为老管队、小管队和管队,管队满员为20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