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4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携父成神录 > 第四十三章 生日礼物

第四十三章 生日礼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芳邑,旧镇

    钻进旧镇的暗洞时,天已经擦黑了。距离上次来看父亲,还没到十日之数。洞窟里听不到低沉的轰鸣,也没有一丝蒸汽。

    但是刚一下洞,柏夜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

    风岩、金络和火语三位长老,果真已经出关了。

    三位面色煞白、长髯及胸的老人,风风火火地快步迎向洞口,看着柏夜的眼里满是笑意。

    想起短短几天里发生的这么多事,此时见到长老们,柏夜也有些激动。他恭恭敬敬地行了礼,抬起头来,却不争气地偷瞟了眼一旁的武器架子。

    “你胖了。”

    “你黑了。”

    “你瘦了。”

    ……

    在小事上,风岩大长老和火语三长老,是永远达不成一致的。当然,在他们结伴生活的几十年里,也没几件事能称得上大事。

    而金络二长老的思维,永远和任何人都不在一条线上。

    “给你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快看看!快看看!”

    柏夜顾不上回应二长老的关切,双手连挥,示意自己先说:“先别说礼物。蔚国人打过来,您们知道了?”

    “知……道啊,要不怎……怎么提前出关了。”火语长老撇了撇嘴,“没……没办法,备用灵源距离大……大城就这么近。只要……冲过来,早晚会暴……暴露。”

    风长老沉吟道:“七姓王蛰伏了十多年,这时候突然莫名其妙地跟西陆那些人联手大举进攻,实在有点诡异。但不论如何,我们只能好好守住这里。两年后的仪式不能有任何闪失。”

    金长老翻了翻小眼睛,满脸不屑地说:“小夜你在害怕吗?他们有多少人来?杀了便是。”

    柏夜心说,您是没看见那铺天盖地的灵兽……还有那些超阶灵兽,是说着玩的吗?随便跑来几头,真就够咱喝一壶的。

    然而他却生生把这些话憋回去了。他有特别多的,更重要的事要问。

    捋了一下思路,柏夜首先掏出了骨哨。

    “我学会用这个了。蔚国人培养的驭兽尊者就是用这个哨子控制灵兽,但这枚只能针对特定的专犁,才能操控自如。

    长老们面面相觑了一阵,了。大长老接过了骨哨,看了看又塞回柏夜手里,不屑地说:“这玩意是你爹小时候发明的。看来那帮老家伙也没什么长进,越学越粗陋了。”

    “啊!”

    “不过据说他们这回弄过来几万头灵兽?他们哪来那么多秘术师干这个活?”大长老脸色有些不好看。

    “等等,那帮老家伙是谁啊?比您们还老?”

    风岩长老回道:“必然是西陆又过来人了。十八年前追杀你爹的那批人全死了,看来他们还没断了重回东陆的念想,不知什么时候又偷偷过来了一批人。”

    柏夜听得一头雾水,还待再问,却被磕磕绊绊的火语长老截住了话头:“北……面那群蛮……子,怎……怎么会跟他们走到一……一起的?”

    “嗯。这事就很奇怪了。前几年听说北边忽然灵兽现世、灵株疯长,我就觉得事情不对。”

    大长老脸色愈发阴沉:“不过话说回来,所谓的血海深仇,那是前几十辈子的事情了,现在这个雷皇是什么人,咱们都很清楚。能跟那些重返东陆的西陆人勾搭到一起,不奇怪。”

    柏夜几乎从没听长老们聊起西陆的人和事,也第一次听他们评价那位蔚国皇帝。但是老人家们的话头他是很难拽回来的。于是暗暗决定,还是得找安伯,才有可能问明白。

    他还有更紧迫的事情要问。

    “您们认不认识一个会控制系、擅用土系秘术,和还有毒系秘术的遗族大师?”

    三个长老大眼瞪小眼,不约而同地捋起了胡子。

    “怎……怎么了?”

    “遗族?你是说九老堂那些家伙吗?”

    澜军中的西陆秘术师,历来都是从九老堂聘的。但是柏夜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您们以前和九老堂的人熟吗?”

    大长老捋了捋胡子,慢慢回忆道:“二十年前一起打过仗。当时军中总有几十个纯血的西陆遗族,擅长土系的也有不少人。至于毒,你小子也知道,哪有什么毒系秘术,不过对灵力的转化运用技巧罢了。所谓汝之甘露,彼之砒 霜……”

    “人家可是一眼就认出了三长老的手艺啊!”柏夜抬起了脚,那双皮靴虽没怎么保养,但还跟崭新的一样。

    “啊哈哈!淡……出江湖这么多年,还有人能记得我……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你说这人是大……营那边的人?”

    “不,说是久居海州,调制火油,监制炬石车什么的。这回跟海州攻城营来的。”

    大长老忽然一把抓住柏夜的胳膊:“这事更不对了。芳邑现在的情况,小白不会跟任何人说的。即使是对九老堂的人,也肯定会守口如瓶。”

    柏夜愣是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长老口中的“小白”,可不是白凌羽,他说的是大帅白长岌。

    火语长老也琢磨过来了,有些惊疑不定地嘀咕:“刚随你爹逃到东,东陆时,跟那些……遗族打交道很多,对我们感兴趣的人也很……多,有追着拜,拜师的,也有追……着比武的。但,但但是名义上我们都是十八年……年前就死了啊!……谁啊?”

    半天没有人理,二长老有些不耐烦了,索性嚷嚷起来:“这人现在在哪?通知小白吧,灭口!灭口!”

    说着,他把柏夜从大长老的手中拽了出来:“来来来,别叨叨了。你看看我给你的礼物。很费劲的,不过终于还是让我做成了!”

    金洛长老迫不及待地拉下武器架上的罩布,殷切地盯着柏夜,眼神中满是期待。

    柏夜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这是啥?

    架子上竖着的是一个近四尺长、大腿粗细的金属柱,表面细密的錾刻着复杂的花纹,丝丝纹理中流动着濯银特有的光晕。

    柏夜没敢动,他疑惑地看了看几位长老:“这是?”

    金洛咯咯笑出了声,他搓着手和二位长老对视了一眼:“小家伙,你瞧好了啊!”说着,他握住柱子中段凸起的接扣,左臂直直平伸出去,然后发力向怀里一收。

    哗的一声轻响,整条柱子改变了形状,内卷的结构随长老的动作完全展开,七片微带弧度的金属薄板牢牢锁住,赫然组成一面标准大小的半身方盾。

    不待柏夜从惊异中回过神,金洛长老就把银色的方盾大力抛了过来。柏夜下意识地双手虚托盾牌,往身侧一引一带,便要顺势卸力。

    可这一下却险些闪了腰。刚沾上手时还不觉,等柏夜的上身转到半途,才发现自己完全估计错了重量。

    这面四尺高、两尺多宽的金属方盾,怕是只有五六斤重,甚至还不及平日训练用厚木盾一半的重量。

    柏夜目瞪口呆地捏了捏方盾边缘,又上上下下地仔细抚摸着盾牌的表面。长老的手艺保持着一贯的超高水准,光滑如镜的盾面几乎摸不出接缝,盾牌背面的加强筋和卡簧接扣也是严丝合缝,坚实牢固。

    但这盾牌也太薄了吧。

    二长老似乎早就预料到了柏夜的反应和疑惑,他得意又急迫地催促道:“快装上,快装上。试试看。”

    柏夜把盾牌扣在自己的金属护臂上。卡扣完全匹配,握手也比较舒服。他还是不太放心,轻轻挥了挥手臂。

    还好,盾面不会松动摇晃甚至反折,只是他的身体早已经习惯了十三斤木盾的重量,现在装上这轻飘飘的折叠盾牌,反倒有些不适应。

    “这么薄,扛得住吗?”

    话一出口,柏夜就后悔了。长老们不知何时已经退到一旁,洞窟里传出了熟悉的机关响动声。

    “别,别急着闯。”火语长老激动起来还是会有些口吃,“我,我,我再送,你,武器!”

    说着,他径直钻到了柏夜的躯干和盾牌之间,在盾牌内侧一处暗扣掰了掰。柏夜拧眉抬盾让开长老的头,后退了两步,试探着摁了下那个暗扣。

    盾牌上沿应声弹出一截握把。

    抽出来的,是一柄四棱方锏。

    柏夜满意地转腕舞了个花。他的身材算是适中,但身体中蕴含的力量却远超常人。所以自小练习各种兵刃时,最喜欢的就是锤锏类的钝器。

    手上这柄新武器,暗灰色的表面上闪烁着点点星斑,看不出是什么材质。连柄三尺七,重量大概只有三斤而已。

    柏夜突然意识到,抽出四棱锏以后,左臂上的盾牌也只剩三斤重了!

    火语长老推了推柏夜的胳膊,示意他往洞窟里走。金洛抱着手咯咯笑着,满眼也是期待:“快去快去!”

    柏夜苦笑了一声,不知两位长老研究了多久,才搞出这么一套组合的武器防具。

    显然安伯给他们提出了便于携带的要求。不过,要是以后再上战场,样子货可保不了命。

    他满腹狐疑地踩到了起点的踏板上。

    “咣”的一声巨响过后,柏夜的心落了地。没有凹陷,没有松动,重棰的力量分散到了整个盾面,反震也足够轻。

    随即他又发现了新的情况。

    缓缓收回的重槌,不是往常的木槌,那是个巨大的生铁疙瘩。

    “……怎么换真家伙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