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4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相公居然又又又忘了我 > 第二十四章-这对狗男女

第二十四章-这对狗男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快!就是这个巷子!”声音就在距离陆梦琪的不远处,陆梦琪来不及思考,一个手刀劈晕了跟踪自己的人,轻功直接翻到围墙上找了个隐蔽的位置,准备看一下究竟是谁。

    “就是这里,我亲眼看到他们进来的。”领头的是一个小娘子,身上穿的五颜六色的,身后领着一群人浩浩汤汤的就拐进了巷子。

    “就是他,啊!相公,相公你醒醒!”小娘子本来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看到晕倒的男子,突然间就变了样子。

    “什么奸夫淫妇?在哪儿?宋小娘子,这是你相公?”一个彪形大汉手里握着棍子,看着地上的两个人,一个晕着,另一个不停的怕打他的脸。

    “这是我相公!一定是那个贱人,把他打晕了。这个巷子是个死胡同,你们快找找。”宋小娘子说完把男子靠到了墙边,自己也跟着在巷子里寻找着那个“贱人”。

    陆梦琪看得差不多了,翻身下了围墙,往顾府走去了。

    站在顾府门口的是顾元清,陆梦琪突然觉得不太对劲,往常从来没有人出来门口迎接过她,这突然就站在门口等自己了,怕不是真的有什么事情。

    直觉让陆梦琪认为,这应该和刚才在巷子里的遇到的事情有关,但她还是希望,这两件事,互相没有关系。

    “琪琪,你没事吧。”顾元清看到陆梦琪回来,赶忙上前,看看她有没有受伤。

    “什么事?你怎么了?”陆梦琪看着顾元清,感觉他紧张的神情不像是装出来的。

    “我突然接到消息,说你受了伤,派了陈景出去找你,但是还没回来。”

    “我只是回家吃饭了啊,怎么会受伤呢。”陆梦琪内心有些不悦,因为顾元清的话,证明了,这两件事,真的有关联。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快回去吧。”顾元清护着陆梦琪两个人回了卧房。

    “元清,你从哪里听到的消息我受伤了?”

    “就是这个,门口的侍卫说,突然有个人上来送信,说你在一条巷子里,被人打了,我怕你真的出事,就让陈景去找你了。”顾元清把桌子上的字条拿给陆梦琪看。

    “在巷中发现一女子被打,身形外貌与陆府陆少夫人相似。”字条上的字样。

    “可能是有人看错了吧?又或者是谁的恶作剧吧,元清你不要在意,我这不是没事吗。”陆梦琪在顾元清面前转了个圈,表明自己真的没问题。

    “没事最好,如果琪琪出了事,我会自责的。”顾元清伸出手,轻轻地把陆梦琪抱在了怀里。

    “怕什么!之前谷锐晗不是教过我功夫了吗,我现在可厉害了!一般小毛贼可打不过我~”陆梦琪举起胳膊秀了秀她的肱二头肌。

    陆梦琪听到外面有人来了,推开了顾元清,而卧房的门也突然被推开。

    “琪琪!你受伤了?”来的人是谷锐晗,不管不顾的就推了门进来。

    “对不住大小姐,没拦住。”李肉肉一脸愧疚的看向陆梦琪,后者回以了他一个没事的眼神后,李肉肉就退了出去。

    “你又是从哪儿得来的消息?”

    “府里传遍了,大街上也有传,你被人在巷子里抓到和奸夫一起行苟”谷锐晗觉得自己说的有些过分,到了这里,没有继续再往下说。

    “大街?传遍了?”陆梦琪有些糊涂,自己都没有被抓现行,就直接被传成这样,如果当时真的被抓到了,现在岂不是要被游街示众了,看来来人很有把握啊,抓自己和传消息应该是一同进行的,只是没想到最后没抓到自己。

    “琪琪,你没受伤吧。”谷锐晗着急的一把拉过陆梦琪,左看看右看看,结果刚看了两眼,就被顾元清推开。

    “没受伤没受伤,挺好的。是个误会,我从顾府吃了晚膳就回来了,并没有被人撞见在巷子里被打,你不要这么大惊小怪的。”

    第二日早起,陆梦琪还没睡醒,就有人在门外喊道“大少爷,少夫人,你们快去看看吧,门口来了好多人。”

    陆梦琪和顾元清起身出来时,顾府门外已经围了一群人了,都在说着陆家大小姐不守妇道,和人厮混。

    这事陆梦琪也不方便直接出面,就交由淳城府尹负责了。

    陆梦琪觉得不能坐以待毙,因此发动了大耳查的人,帮忙调查这件事情。

    对簿公堂时,陆梦琪虽然底气十足,但架不住围观的人众多,这种被这么多人观看自证清白的情况,陆梦琪还是第一次遇到,难免有些紧张。

    “陆梦琪,你可看看,这是否是你的发钗。”淳城府尹递过来一直发钗,陆梦琪发现,这的确是自己的发钗。“是我的。”

    “这里是证人证词,有人看到你当晚的确进入了那条小巷,但却未从里面出来,你是否承认。”

    “我承认我进去过。”

    “那你可见过原告宋元娘的相公,刘永安。”

    “见过。”

    “那你可否承认,与刘永安在巷中偷情,害怕被抓而逃跑。”

    “不承认。”

    “那你是否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

    “有,大人请看。”陆梦琪从袖兜中拿出来一只发钗和几张纸,是昨晚那只红色的发钗。“这是我昨晚所带的发钗,这是陆府外以及我经过的一些摊贩的摊主,看到我所带这只发钗的证词。”

    “呈上来。”

    “禀大人,如若我真与刘永安行不轨之事,那他定然可以说出我身上的特征,诸如,身上的痣或疤痕之类的。”

    “我家相公还未与你行不轨之事,你就将他打晕了,他自然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现在还在家里迷糊呢。”宋元娘听完陆梦琪的话,赶紧出口反驳。

    “那你有何证据,证明我与你家相公偷情?只是一起进入了同一条巷子,就是偷情吗?”

    “宋元娘可否还有其他证据,如果没有证据,就此结案。”

    “有有有,这是她的手帕,是她赠予我相公,并相约晚上在巷子私会。”宋元娘又掏出来自己兜里的一块手帕“是我今早,才从我相公那里找出来的。”

    “陆梦琪,这可否是你的手帕。”

    “是我的。”

    “还有什么要说的?”

    “有,我这里有证据,证明宋元娘是故意栽赃陷害。”陆梦琪将昨晚的字条递了上去后,又将一封书信递了上去。

    “大人请看,这是昨夜,我家相公顾元清收到的字条,这是刘永安写与他娘亲的家书。”昨夜,陆梦琪连忙让人去刘永安家搜查了一番,找到的这封家书。

    “大人可找人比对,这字迹是出自同一人之手,而我昨日并未受伤,但他却事先写了这样的字条。”

    字条与家书进行了比对,的确是出自同一人之手。而后,陆梦琪又提交了新的证据“大人,这是刘永安与宋元娘家附近人的证词,证明吏部尚书之女林莘莘的侍女,在前天与昨天,均出现在他俩人家中。”

    “我现在可以怀疑,林莘莘还未加入顾府,就想用此陷害之法将我赶出去。”

    府尹大人看了半天证据,“宋元娘可否还有其他证据。”

    “没没了。”

    “陆梦琪你可还有其他证据。”

    “没有了。”

    “好,证据不足,就此结案。关于陆梦琪刚才所说,仅凭出入他二人家中,无法证实你的猜想,若有其他冤情,可重新开堂审理,结案。”

    陆梦琪也不继续追究,也并不想让府尹大人受理自己怀疑的事情,因为这个猜想,只要说出来,围观人群听到就好,不需要去证实真假。

    案件结束,宋元娘证据不足,陆梦琪无罪,而“林莘莘假借他人之手陷害陆梦琪”的消息,传的满城风雨。

    还未嫁,就已经在想如何将陆梦琪赶出顾府,人心险恶啊。

    陆梦琪坐在小院,有些闷闷不乐,到了练武的时间,也提不起兴趣,谷锐晗只能坐在旁边陪着她发呆。

    “你若不开心,可以和离。”

    “我也想和离,但是现在的香铺,帽子铺还有面脂铺大耳查,最初的银钱,都是顾元清出的钱,我若真提出和离,很有可能顾府会要求我将这些铺子归还回去。”陆梦琪生气的抓着头发。

    “我这么辛苦折腾这么多,结果因为和离,一朝打回原型,也太委屈了。”

    陆梦琪一直在想,如何可以完美脱身,自己对顾元清的感情,其实就像对纸片人一样,原本以为可以比较安稳的体验恋爱故事,结果没想到,这么快顾元清就要再娶,而且小三都跳到自己面前来了,实在是,太气人了。

    看来,转移铺子的事,要一点点慢慢来了。

    距离成亲的日子不远了,自己这段时间,被折腾的实在是,苦不堪言,学礼仪这件事就已经够头疼的了,还要学会如何在妾室面前端着架子,更累。

    成亲之日如期而至,没有任何风波,除了被折腾的脖子都要断了,并没有什么其他好在意的事情了,而当晚,顾元清也并没有在自己屋住下。

    终于!解放了!

    陆梦琪内心别提多高兴了,只是这个高兴还没有一天,第二天早起,最烦的事情,就来了。

    “莘莘给少夫人请安,少夫人请喝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