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4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王爷的小妾总想干掉我 > 第80章:回墨家

第80章:回墨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香香,你家不简单呐。”唐砂感叹道,难怪陈旋要她把人送回墨家。有了这么一个大家族做靠山,此生只要不作死,基本是生活无忧的。

    再加上,能把产业做这么大,若说与官府关系不好,谁也不会相信的。不止官府,茶马道唐砂也在书中见到过,常年有山匪打劫。

    墨家在这道上走了十几二十年甚至更久,指不定也只达成了某种协议的,或者自己门下就有让他们惹不起的实力。

    无论是哪种墨家确实不简单。

    墨传香也是挑挑眉没说话,当初她被送走的时候,知道家中富有,可这么多年都在江湖漂泊,也很少关心墨家的事,自然不知道如今的墨家富有到了这个地步。

    “你是想现在回去还是明早再回去?”唐砂又问道。

    墨传香想了想:“明早。”

    “行,没问题,需要我们陪你吗?”唐砂客气道。

    “有劳了。”

    唐砂:……

    她真的只是客气客气,人家一家团聚,他们几个跟着去算啥。

    这时候卿政挨了挨唐砂的肩膀,小声道:“小明,我不想去。”

    “为何?”

    “你看她长的就丑了,家里人肯定更丑,去了还要和他们打招呼,我不要。”卿政傲娇道。

    “你也不许去。”他又补充了句。

    你以为我想去?可是刚才自己嘴贱问了那句话,算了算了,去就去吧多大点事。唐砂自我安慰想到。

    卿政不去的原因很简单,据他所知,墨家内部关系很混乱,这一任家主墨武重病将死,下面的人都等着他死后瓜分家产。

    墨传香他命人去查过,墨武之女。

    墨家一共有四房,墨武这一支算是大房。墨武膝下也有两子一女,那两个儿子,也就是墨传香的哥哥,天性软弱。

    往日墨武康健之时还好,自从墨武重病之后,其他三房便开始打压,二子心机谋略也不及他人,自然反抗不了。

    现在只要墨武一死,怕整个墨家就要被其它三支瓜分。

    墨传香现在回去,定是要被三支共同排挤针对,日子绝对不好过。

    况且他看墨传香这样,被门派的人宠着,也是个没脑子的人。

    没想到这墨传香不敢一个人去,偏要拉上小明。以小明的性子,墨传香要是吃了亏,小明就肯定是要去管这个闲事的。

    其他人他还不担心,主要是墨家二房后面的那个老鬼,恶心巴拉。

    若不是那老鬼,他也不会把墨家的事调查得这么清楚。

    老鬼就是老鬼,江湖上人都这么称呼他。为人心狠手辣,就靠着富贵人家的特殊供奉修习功法。

    要说这些陈国所有的富商里,唯独程立雪他还算看得过去,长的也就那样,身家干净罢。就是喜欢用钱砸人。

    “回客栈吧,团子还在那里呢,给它买点竹笋回去。”唐砂没理会卿政。

    ……

    当他们回到客栈的时候,客栈里面已经乱成了一团。

    只见几个伙计手足无措的围着那个抱着竹筒啃的小兽,想伸手去抢,小兽一张嘴那伙计立马把手缩了回去。

    这一看到唐砂他们回来就和见到了救世主一样。

    “客官,你可算是回来咯,你要是再不回来,你养的这种猫熊非得把我们店吃咯!”

    团子似乎也察觉到了多了几个人,用两只眼睛滴溜溜想盯着唐砂:“恩~恩~”

    你恩个锤子!

    唐砂连忙上前,把团子抱着的竹筒扯了出来,仔细看了看,又闻了闻,酒味,看来是打酒的竹筒了。

    唐砂看着委屈望着她的团子,伸手撸了把它脑袋:“饿了也不能啥东西都吃呀!这么老的竹筒吃坏了牙我看你以后等着喝稀饭吧。”

    说完站起身来,从元芳手中的麻布袋子里拿了两个竹笋。

    放到团子的小爪子里,小团子立刻抱着就啃,显然是饿坏了。

    唐砂提起团子,抱在怀里。转身对那几个伙计道:“打扰了打扰了,店里损坏的东西都记账上吧。”

    唐砂看了看四周,桌角凳角上都是深深的牙印。

    “啧啧,食铁兽呀食铁兽。”

    现代养熊猫都是娇生惯养,在这熊猫的抵抗力好像强很多,下午吃了那么多灰,也没见有啥不良反应。

    只是咬坏了门,灌风呀老铁!

    唐砂把团子塞到洞里堵上。

    晚上吃了客栈厨子做的饭菜,味道也还不错。

    那老板娘一天都在柜台那边喝酒,他们走来走去也不见她理会。

    全客栈的伙计四五个,都只服务唐砂他们几人,自然是极其周到的,倒酒啥的都不用自己动手。

    “小二,你家老板娘不用吃饭的?”唐砂乘小二上前倒酒时问道。

    小二倒完酒,看了看老板娘那边,然后小声道:“等明早酒醒了就会寻吃的了。”

    唐砂点点头,表示了解,随即又问:“你家老板娘为何如此酗酒?”虽说这古代的酒,酒精度数不高,可喝多了一样会醉。

    小二看了看老板娘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欲言又止。

    看得唐砂心头一紧,尼玛别这样,难受。

    最后纠结了一阵,小二还是开口了:“其实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几人:……

    那你纠结个什么劲!

    “不过大概的我倒是知道,嘿嘿。”

    一看见这个熟悉的笑容,唐砂就明白,这个人的八卦之魂已经开始燃烧了。

    “芳儿,来跟我坐,把凳子让给这位大哥。”

    元芳刚起身,唐砂就觉旁边多了一个人,只听卿政指了指自己刚才那方,对小二道:“坐。”

    小二总觉得气氛怪怪的,但具体也说不出哪怪。

    坐下之后,小二自觉的拿了桌上一个空酒杯,为自己倒了一杯酒。

    然后酌了一口,才开始道:“我是十年前来这个客栈的,当初我来的时候,这客栈虽说还是是老板娘在最主,但是背后其实还有个老板。

    那时老板娘为人和蔼大方,给我们的工钱也不低,我就留下了,一直到今天。

    老板除了经营这间客栈,好像还在做茶叶买卖。我们老板,长得那叫一个一表人才,为人谦和有礼,年纪轻轻,便是益城有头有脸的人物。

    唉!只可惜天妒英才不长命,六年前老板运了一大批上好茶叶走茶马道卖去西域,可恰逢先帝驾崩,那些周围势力蠢蠢欲动,也边也算是乱了一阵。

    老板就是碰上了四处做乱的贼人,活生生被人挖了心肺,那叫一个惨!

    后来消息传回来,老板娘就跟疯了一样,一直说着不信,直到看到了尸体。后来老板娘就像现在这个样子了。”小二可惜道。

    “你们老板没请镖师吗?”按理说商人都该知道一路多山匪,自然有防备措施,而且挖心肺是个什么操作?

    “没有!因为当时是跟着墨家商队一起前去的,自然不用请什么镖师。”小二道。

    “那墨家前去的人,也都死了?”墨传香突然开口问道。

    “哪能呀!只是死了几个!墨家可是有高手的,最后那群山匪还是被墨家人赶跑了。只是老板恰好是几个之一罢了。”小二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照你这么说,那哪还有时间挖心肺?”唐砂蹙眉问道。

    “据说那些山匪个个嗜血,杀人手段自然残忍至极。”小二说着自己打了个寒战。

    “这些话都是谁说的?”唐砂又问。

    “一起同老板前去行商的伙计回来说的。”小二想了想道。

    “那那些伙计呢?”

    “早都没在这干了”小二耸耸肩。

    唐砂点点头,没再问,总觉得这里面有不对劲的地方,说不通。

    卿政坐在唐砂的旁边,吃着自己的饭菜,坐在小明旁边,饭菜都格外的香。

    山匪,墨家,挖心肺,呵呵,笑话。卿政显然知道些什么,但没开口,就让小明当故事听听得了,免得这些龌蹉脏了她耳朵。

    唐砂此时正在默默吐槽先前自己想的那出狗血剧情,还为此多愁善感了那么一下,啧啧,智障。

    “不过除了开始两天,后来我也再没见过那些伙计了。”小二想起了什么,奇怪道。

    杀人灭口?为何要灭口?再怕什么?不就是一个商人?

    这是卿政像是想到了什么,抬头看向柜台那边,只能看到露出柜台的一只脚。

    看那鞋,也可以猜出这老板娘也是人高马大。

    “你们老板娘眉间是否有颗大痣?”卿政突然开口道。

    “是呀!”小二点点头。

    卿政这下倒是明白了,他记得十几年之前,江湖上有个女人,身材微胖,眉间大痣,叱诧风云,在江湖青天榜上排到了前十,可见其厉害。

    本来当年自己还想去会会,可还没见到此人,此人便在江湖销声匿迹,不知去向。

    听江湖人说,是为了一个男人。

    但就在六年前,有人在益城见到了她与老鬼大战。

    老鬼因为那战功力退了二十年,折了只手臂,而那个女人身负重伤,又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此乃昙花一现。

    卿政已经不能从她身上感受到一丝气息,想来也是功力尽失。

    “你怎么知道?”这话不是小二问出来的,而是唐砂,她都没看清楚,自恋好像也没看到吧?

    卿政知道唐砂喜欢听故事,道:“我听以前的同僚说过一些江湖传闻。”

    那小二一听,立即站起身来慌张拱手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知客官是位大人,恕罪恕罪。”

    “他以前做乞丐的。”唐砂实话实说道。

    小二:……

    那你装个什么劲?还同僚同僚,我呸!

    “说说看。”唐砂反正是来了兴趣。

    于是卿政就把那女人当年的丰功伟绩都说了一遍,只是说到退隐后就戛然而止了。

    “你就凭这就猜出来了?”简直神了。

    “自然不是,我是看到了门口客栈的牌匾才猜出来的,那女人叫春英,文字……”

    “我们老板叫刁运文!”小二接嘴道。

    唐砂才想起这间客栈的名字叫:文英客栈

    但唐砂觉得自己被当成了傻子一般,一个名字就能看出?她不信。

    而且愿意为了一个男人,退出江湖,洗手作羹,加上现在这模样,想必也是用情极深。武功有那么高,要是她,早就杀去茶马道了,杀完之后要么自杀,要么离开,反正不会待在这个伤心之地,哪还会在这里喝酒哀怨?

    “哦,你可真聪明。”唐砂面无表情夸奖道。

    “是小明你教的好。”卿政凑过去蹭了蹭唐砂。

    墨传香身为江湖之人自然也知道些事情,总觉得这件事情和墨家脱不开干系。

    不管了,明日再说罢。

    几人边聊边吃,总算吃完了饭。

    洗洗之后回了各自的房。

    ……

    为了防止团子再四处作恶,唐砂想用绳子把它拴起来来着,但是没找到比得过它牙的绳。

    所以他们走的时候,也只是把它扔在了竹笋堆里。

    他们一行四人,除了墨传香带了自己的佩剑,其余三人什么都没带。

    没错,他们就是去蹭饭的,不送礼的那种。唐砂就是把左边脸皮覆到了右边脸皮上,就是一半不要脸,一半脸皮厚。

    墨府确实很好找,当他们敲响了墨府的门时,却久久没人来开门。

    墨传香脾气也不是很好的那种人,一般也不喜欢多说什么话。

    唐砂打架前至少还会逼逼一番吧,墨传香就是直接动手那种人。

    敲了许久也没人来开门,墨传香又敲了敲,这次门终于打开了一条缝。

    “谁呀?”开门之人露出了一只眼睛,问墨传香道。

    “找墨武。”墨传香直接道。

    “家主?你谁呀?家主卧病已久,不方便见客。”说完那人便直接把门关上了。

    墨传香十指握拳,运转功法。

    唐砂感觉一股气流迎面而来,然后碰的一声,那看起来坚实的大门竟然被生生踹开了。

    墨传香率先进了府。唐砂跟在后面看了看被踹断的实木门闩,这力道,谁受得了?

    刚才来开门的那下人自然是被吓了一跳,然后反应过来想上前阻拦,直接被墨传香一剑敲晕。

    然后继续往里走,凭借着记忆中的微弱印象,墨传香还是找打了墨武的院子。

    只是院门紧闭。

    墨传香这次敲都没敲,直接上脚。这门不如府上大门,主见轰的一下,整个门都倒了下去。

    院子里的那群人自然也是被吓了一跳,纷纷看向门口。

    烟尘消散后,才看清了对方。

    只见院子里跪了一堆仆人。

    主屋门口还站了十来个身着华丽之人。

    那主屋门前站了两个年轻男子,像是在阻拦这些人进入。

    而那六个看上去年长一些的,显然是想闯进去。

    其中两个妇人头发衣裳散乱,掐在一起,像是刚捡完垃圾回来似的,身后还分别有年轻人拉着。

    另一个妇人则是泪流满面。

    在这些年长的人旁边,还各自站了几个年轻的男女,想来是儿女之类的角色。

    总之,就是很多人,看着乱糟糟。

    ()

    搜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