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4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盛宠:逆天妖妃不好惹 > 第一百章

第一百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谁也想不到二夫人去求的人会是宫里的皇后娘娘,而更没有想到的是皇后居然真的冒险帮她!

    “这样也好,最怕躲在暗处的不怕站在阳光下的,至少知道皇后会帮她,四舍五入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强盗逻辑!”楚天齐啧了一声。

    不过倒也认同萧无心这话,二夫人要救萧无烟,皇后帮二夫人救,那么是不是可以认为皇后和二夫人、萧无烟是一伙的?

    连楚天齐都能看出来什么,就更别提在场其他人了,其中容珏最是平淡看来是早就知道了。

    他和萧无心想的差不多,所以才会在这会儿遇上,在看见萧无心时容珏也想过是不是偶然,但最后还是把这种想法抛开。

    以萧无心操纵全局逼得萧无烟无路可走,这会儿她不可能错过最后一刻,所以一定是有她必须离开的理由,而这个理由,会和萧无烟有关。

    于是容珏试探的说一起行动,果然,萧无心同意了后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然而现在就连容珏都觉得离谱,萧无心不像他掌握有情报网,想要知道什么随时都能自己想要的消息,可她还是来了,并且……

    容珏瞥了眼萧无心手上提着的足有她手臂粗的木棍,并且,她还是有备而来,也就是说在遇上之前,萧无心就知道会有人救萧无烟,她来自是断萧无烟的生路,同时也在观察究竟是谁要救萧无烟。

    明面,暗面……

    容珏眼底划过一抹惊讶,莫非,她一直在等,直到隐藏在暗处的人也被迫现身的时候?

    一时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的容珏破天荒的因为这点小事犹豫了,他知道萧无心的心性异于常人,她很聪明,不然也不会骗过所有人。

    但他不知道,一个的聪明已经能到未卜先知的地步!

    她看似在进行着这一步,实际上已经算到了下一步,甚至已经准备着一箭双雕,好让自己不被动。

    “你都知道?”容珏突然对萧无心道。

    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正在和楚天齐、顾清扬说话的萧无心愣了下,呆呆的看着容珏好半会儿。

    顾清扬没好气的道:“说话说完整,你搁着和人玩猜谜呢!”

    容珏就这臭毛病,说什么都神神叨叨的容易让人云里雾里摸不着头脑,这虽不是他有意,然而听的人就是容易觉得他在故意刁难。

    平日里和他这样对话就算了,反正他也习惯了,可萧无心不一样,这才接触了半个月谁懂他。

    “额,我只是猜测,并不是非常肯定。”重新过了一遍后,萧无心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尖。

    顾清扬:“……”还真听懂了。

    “原来是这样。”听到后,容珏忽然感觉自己松了口气,脸上的凝重之色也松缓了许多。

    他倒是没想别的,萧无心有这个心眼在日后他们也好放心,这不恰好说明小丫头不会被欺负么,虽然大家都不想萧无心小小年纪就考虑这么多,如果萧无心真的做到料事如神他会震惊,但却不会觉得这样不好。

    世界就是这样,你平庸,就意味着会有被淘汰的一天。

    只是……

    容珏余光瞥了眼旁边的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只是会有人在意。

    也不知道箫无心是故意还是无意,从始至终她都没有主动和萧御焱对视过,而是拉着楚天齐东奔西跑这会儿避不了才安分下来。

    然而并没有意识到这点的楚天齐还挺配合她的,全过程没有掉链子。

    “要去皇宫?”萧御焱下意识地眉宇轻颤,轻和的声音柔和的响起那一刻,竟让在场众人有些恍惚。

    箫无心眨巴了下眼睛,咧嘴一笑:“去送个人,然后就回来。”

    “我陪你去。”萧御焱微微点头,扭头对容珏和顾清扬道:“二哥和三哥先回吧,这些年已经麻烦你们太多了,接下来交给我便好。”

    这不由分说的强势与果断,箫无心刚要说什么,然而萧御焱的目光淡淡的飘来瞬间就吓得她闭上了嘴,心底没来由的发憷,然而却也真的茫然。

    不是说萧御焱待人温和吗?这……

    就这,温和?!

    容珏轻叹一声,脸上浮现了一缕无奈,微微点头:“好好说,她会听的。”

    突然被点名的箫无心:……有点慌。

    “那我们走了。”顾清扬是被容珏拉走的,他本来是不放心,可不知道容珏跟他说了什么让他当即就一转态度,笑眯眯地冲箫无心摆了摆手,张了张嘴无声地道:“乖乖听话。”

    顿时感觉自己像个长不大的巨婴的箫无心:……

    送走了两人后,萧御焱又将目标瞄准在一旁漫不经心的楚天齐身上,轻挑眉梢,耐心地道:“劳烦阁下,可否给我们父女二人一点时间。”

    五秒后。

    傻眼的楚天齐目送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下意识地要提醒他们人没带走的时,忽然吓了一大跳,脚边原本堆再一起的四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

    意识到不对的楚天齐眼底划过一丝愕然,忍不住道:“卧槽!”

    箫无心显然不可能。

    那就是萧御焱带走的了。

    对于为什么下界会有能将活人带走的神器这种问题,楚天齐才想了个开始就忍不住头疼,最后没办法,只能先回箫府等这两人,他可不知道箫无心等会儿又会去哪,但不管去哪最后肯定都要回家所以他回去等人没毛病。

    被抓着走了一段后,还没等箫无心反应过来,然而手上那道并不重甚至有些温暖的力道便消失了。

    箫无心转头抬起看他,却发现这个看起来很冷静很平淡的男人,实际上嘴角一直抿着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要去皇宫?”

    身边的小丫头毫不遮掩的打量目光让萧御焱素来平静地心底惊起了丝丝波澜,忽然问道。

    两人的视线就这么措不及防的撞在了一起,箫无心撇了撇嘴,嗯了一声。

    萧御焱眼底划过了一抹黯然,他不傻,自然能感受到箫无心从开始就隐隐有在躲他的意思,就连去皇宫也是有这层意思在里边,现在如意算盘被打破了,自然开心不起来。

    可他只是想……

    “无心,你恨爹爹吗?”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问,只是忽然间记得,自己当初看见过这样的父女相见的场面。

    那对父女是相隔了二十多年才再相聚,然而女儿已经嫁给他人孩子也有几岁大,脸色满是被生活所苦恼的疲倦,反观做父亲的却是一身华服,那张脸更尽显年轻。

    两人看起来不应该是父女,更像是姐弟。

    但这么荒唐的是就发生在了眼前,女儿怨父亲当年狠心抛下自己与母亲,恨父亲当年义无反顾的就离开了丝毫没有顾虑过家中妻小将要怎么活下去,以至于母亲早逝,而她被迫卖给了鱼肉摊三十多岁的老男人做续弦,当已经七八岁的孩子的母亲。

    她本有更好的选择,更好的生活,但为了给母亲下葬那笔钱她很需要,逼不得已下才将自己卖了。

    多年后,萧御焱始终没能忘记当初看见的那一幕。

    也无法忘记那名以作人妇的女子眼中的恨意,她是真的恨,恨透了眼前之人。

    所有的不甘都爆发了出来,也许如果那个男人不出现的话,她还不会变成这样模样,只是继续重复着每一天都要经历的苦恼。

    “恨?”箫无心眼里浮出两个问号,随后笑眯眯地开玩笑道:“我挺恨萧无烟的。”

    比起恨萧御焱,她更乐意恨萧无烟。

    然而现实是,这两人不论是谁都勾不起她心中的恨,萧无烟段位太低,萧御焱则是没有让她有恨的理由,他所做的一切,难道不都是为了能让自己的女儿活的更好吗?

    容珏说,当年萧御焱之所以答应轩辕天的请求,便是因为轩辕天许诺了若是萧御焱愿意出马,不论事情是成是败,他都欠萧御焱的一个人情,并且此后萧御焱大可留下若是有人敢闲言蜚语,便是与羽岚国作对。

    一个国家为后盾,这显然更安全。

    萧御焱想要给自己的孩子营造一个绝对安全的环境,他早已厌倦了外面的杀伐血腥,只希望箫无心能健健康康开开心心的长大,此生,也唯有这一个愿望。

    “恨萧无烟?”像是突然找到了话题一般,萧御焱一本正经地道:“她做了什么,为什么会恨她?”

    说着,却心疼地揉了揉箫无心的头。

    恨?

    不,他从来都没有想过箫无心此生会恨谁,却没想到他越是不想,就越是会出现。

    “她欺负我啊,好几次把我推出去当挡箭牌。”箫无心故意忿忿地挥舞着拳头,气鼓鼓地道:“而且还到处说我不好,还想想害我,就昨天吧她约我吃饭说是道歉,结果来了好几个男的幸好我提前溜了。”

    对,她就是故意的。

    哼!萧无烟敢做,她就敢说!

    反正昨天发生的事情整个都城都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萧御焱只要在这里待久一点迟早也会知道,那她还不如早说遮遮掩掩可不是她的风格。

    听了个开头就已经黑了脸的萧御焱听到最后一张俊脸彻底黑成了墨汁色,都快可以渗水了。

    ‘来了好几个男的’多亏了箫无心说的这么含蓄,然而萧御焱哪里会不懂这什么意思,他当初的好心,竟害了自己的女儿!

    没有什么是比这个更让人心塞的了,如果有,那就是这种人不止一个。

    两人并肩前行,一高一低挨得有些近,有时遇上人多了萧御焱下意识的将箫无心拉到自己怀中护着,而箫无心则是专心揭发萧无烟这些年的丰功伟绩。

    萧爹为人这么多年,头一次是笑着听却已经按耐不住要出拳的冲动,偏偏说话的人是自己的女儿,而能让他出气的人现在又不在身边,只好憋着。

    “爹爹要教训她们吗?要不要我帮忙呀~!”

    “要是埋人缺人的话我可以的,保证满意……”

    两人的身影渐行渐远,直到最后,已经听不清箫无心又说了什么,但看得出来萧御焱眼中的无奈与纵容,发觉自己做错事后某人对自家宝贝女儿更恨不得掏心掏肺了。

    箫无心不是第一次进宫,萧御焱也不是第一次进宫。

    然而箫无心偷偷摸摸的进宫好几次,萧御焱确实头一次偷偷摸摸的进宫,就像箫无心从来没光明正大的走正门进去一样。

    已经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夸箫无心沉着冷静身手灵敏的萧御焱无可奈何的跟在她身后,最后不知不觉中,居然已经摸到了皇后寝宫外不远处的大树后。

    趴在树后探出一颗小脑袋打量着的箫无心看了看周围,随后锁定在了前方那座建立精美金光璀璨的宫殿上。

    “真美啊……”就是住的人,却让她喜欢不起来,轩辕妤没说什么但显然已经对皇后心死。

    一个能狠心放弃自己孩子,甚至将其当作物品一样,能用就养着,不能用就丢弃在一旁的人,箫无心可不觉得皇后会是个善类。

    萧御焱眸光微微一闪,凑过去:“勉强吧。”

    嘴上说的勉强,然而连箫无心都听出来他话里的不以为然,果然是为了附和而附和压根就没看在眼里。

    箫无心没见过多少这种纯纯古建筑,带来的视觉冲击自然非同凡响,在前世她就算看见了也都是断壁残骸了,哪里还看得出什么颜色。

    “不勉强,挺好看的。”箫无心仰着头看向自己上方的人,撇着嘴嘀咕道。

    萧御焱轻轻揉了揉她的头:“下回带你去看别的。”这里真的不怎么样,不过小丫头长这么大也只在这范围,所以就在座都城里的建筑来看,这里勉强可以。

    “人呢?”

    忽然意识到她没带人来,一路被萧御焱拖拽着走,后面压根就没想到。

    懊恼的拍了下脑袋,箫无心要被自己气死了。

    然而就在这时,却见萧御焱甩袖间一道清风刮过,宫殿外顿时砰砰砰了几声重物落地声,正是那四名被皇后派出来的人。

    宫殿的大门打开了,从里走出来了一名宫女,在看见门口昏迷不醒的四个人猛地被吓了一哆嗦。

    按理来说,她应该大喊大叫吸引别人过来,可奇怪的是这小宫女虽害怕却并没有大喊大叫,腿软的扶着大门勉强地站了起来后,就疯狂的朝里跑。

    又过了一会儿没多久,更多的脚步声传来了。

    身着大红宫装的年轻女子走在了最前面,她有着一张和轩辕妤几分相似的容颜,精致柔美,然而眉宇间却泛着令人心寒的冷意,此时迈过了门开后走向阶梯,站在了那昏迷四人的面前。

    从这个角度看去箫无心可以清晰的看见女子咬牙的细微动作,她似乎抓紧了袖子,暗示自己不能慌张,随后便指挥着身后跟来的人,没过一会儿宫殿门外的痕迹就被清理的干干净净一点痕迹都没有。

    等人全部都退回宫殿内后,箫无心这才松了气,干脆蹲在了地上啧了一声:“做的还挺干净,业务熟练啊没少发生这种事?”

    那名身大红宫装的女子应该就是轩辕妤的母妃,皇后娘娘了。

    身为皇后需要面子,再慌也会忍着又或者她早就见怪不怪了,所以还能忍,这箫无心不意外。

    让她意外的是那名宫女的反应,很有意思……

    正常人看见这样的画面,会下意识的惊慌,尤其还是在后宫这种禁止男人入内的地方,突然出现了四个昏迷不醒的大男人在皇后的寝宫外是谁都会害怕吧。

    是,那宫女害怕了,可是她的反应一点都不慢,虽然害怕却强忍着回去禀告以最快的速度招来了皇后,并且在事情失控前迅速处理干净,这一切都太顺了。

    本还想,会不会有一出顺带的大场面上演的箫无心很不痛快,所以她打算回去,继续欣赏萧无烟痛苦的表情。

    这朵小白莲以后就要远离她的生活了,想想还有些不舍得,但比起不舍,她还是希望萧无烟有多远滚多远,毕竟能让她亲自动手还拖延这么久的人实在屈指可数,萧无烟死后也不怕没面子了,地下的那些家伙她都认识。

    话说回来。

    箫无心当时都要以为自己要去见地下的那些老伙计,还能亲身体会一直以来都是自己让别人体验的事,不甘归不甘但如果带着怨气踏上,身为行内人,箫无心想着大可不必了她还想痛快点早死早超生呢。

    可没想到自己直接跳过的转世投胎,甚至都没来得及尝一下孟婆汤是什么滋味,一闭眼再一睁眼,她就来了这个世界。

    一个陌生到让箫无心手足无措的世界。

    这样的世界曾一度让箫无心觉得只会在小说电影里才会看见,全民皆能修炼,修的还也是灵气,有不同的大陆还分上中下不同的世界,就像是打游戏要通过一个有一个的关卡。

    陌生,但很挑战性的世界!

    “我要回去,这里不好玩。”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后,箫无心转身嘀咕道。

    萧御焱最后看了眼前方的宫殿大门,随后跟上了箫无心。

    ……

    而与此同时。

    在衙门外左等右等还是没有等到来援的二夫人急的快要和热锅上的蚂蚁有得一拼,忽然看见一道出乎意料的身影朝这边走来,二夫人神色猛地绷紧,双手紧张的抓在了一起。

    来人正是箫无心和萧御焱。

    本来是要绕过她的,不过箫无心想了想,敌人的痛苦可不就是她的快乐源泉,就这么错过了,那今日份的好心情上哪找?这不,又游荡了回来。

    并不是很想搭理二夫人的萧御焱全程眼里全是自家宝贝女儿,其他人全部都是无关紧要的浮云,就连二夫人此时眼中的胆怯都忽视了。

    “二夫人,好巧啊您也来看萧无烟呢。”箫无心睁着好奇的眼睛眨巴眨巴的问道。

    对于箫无心,此时二夫人是又恨又无可奈何。

    如今萧御焱回来了,箫府哪里还轮得到她说话,过去是毫不把箫无心放在眼里,今天已经正式了箫无心却为时过晚,再多的悔恨如今都迟了萧御焱不可能放过她们!

    “是……”二夫人低头顺从的道。

    她只能故意装作很柔顺,毕竟当初就是这副模样才让萧御焱心软收留了她,如今说不定还会有用。

    二夫人是想及时补救下,却忽略了边上还有个箫无心,这位可是个油盐不进的主儿。

    “二夫人今天有些不一样啊,是因为萧无烟?”

    箫无心笑眯眯地道,然而不等二夫人回答,便又继续道:“也是了,二夫人是萧无烟的生母,女儿在里面受难做母亲的当然会很担心,倒是我多言了。”

    “不过方才怎么没有看见二夫人,不在箫府?”

    二夫人脸色变了又变,最后干笑道:“无心说笑了,我不在箫府还能在那,这都城里我举目无亲,更没有认识的人我还能去哪呢……”

    该死,她要早知道箫无心是个异数,绝对不会放任着她到现在。

    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全都晚了!

    “哦~原来是我昨日看花眼了,还奇怪二夫人大晚上的出门进宫莫非是去看望谁,原来是我认错人了。”箫无心恍然大悟地道。

    二夫人脸色猛地苍白成了一片。

    因为在箫无心说这话的时候,她感受到了萧御焱转过来的目光。

    还是和当年一样,温暖柔和的目光。

    可这样的目光背后却饱含着她从未见过的寒冰,萧御焱怒了,这份怒气从未消退,无非是因为箫无心还在身边所以得收敛点,不然这会儿他指不定已经劈了二夫人泄恨了。

    他捧在手心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的人儿,就被这些人这样对待!

    最恨的还是这些人都受过他的恩惠,不报恩便算了他也不在乎,可以德报怨是什么意思?他帮了她们,所以她们就要合伙夺走他最珍视之人吗!

    若是这就是她们的报答,那他谢过了。

    所有人,他一个人,都不会放过。

    二夫人不说话了,倒还不如说,她已经被吓破了胆本就是胆子不大的人,偏偏要做超出自己承受范围的大胆事,这会儿才想起来要示弱要挽回,却也不回头想想,自己又得到了什么。

    明明什么都没有得到却还以为自己得到了很多,地位?不,那只是萧御焱随口给她们的一个身份而已,能在箫府内光明正大走来走去的身份,萧御焱随时都可以夺走,还可以在夺走的同时让她们坠入深渊再也起不了。

    这两人。

    不管是二夫人还是萧无烟,在意的无非都是那身份。

    就像萧无烟,萧御焱随口一句话她就不再是当初那位娇滴滴的箫府二小姐,甚至连庶出二字都省了,谁都知道那是萧御焱给萧无烟一个合理的身份罢了,不可能是嫡出,因为至始至终他的女儿只有箫无心又怎么可能让别人和自己的女儿相同,换做是谁都接受不了。

    没了对话的人箫无心自然也就离开了,她还想去看看萧无烟呢,这么惨……她都要不忍心了啊……可是,当初箫无心那么惨的时候可曾见到萧无烟有半分的不忍?

    眼底的冷意在表面暖如春风般的笑容里消融,却是笑意不曾深入眼底。

    她不是受虐狂啊,萧无烟,自求多福吧。

    介于她已经很惨了,虽然敌人不仁但她总不能和敌人一样吧,这样会显得她和萧无烟是一类人太没逼格,所以她就大发慈悲的不继续揭短了,前提是,萧无烟罪有应得。

    最后,萧无烟不可避免的在群众愤怒和讥讽的声音中,被判了蹲大牢。

    是很仁慈了,因为几个月后人又会放出来,就是这几个月里会发生什么,谁也说不准。

    ……

    夜。

    楚天齐脸上浮现一丝复杂:“你不是吧,刚回来没多久屁股都没坐热,怎么又要大半夜出去。”

    “你变多虑和谨慎了楚小怂,放心,这一次不是去找那些妖魔鬼怪也不是要去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我只是去完成一件早就应该完成的事而已。”箫无心似笑非笑地撞了一下他的手臂,俏皮地歪着头眨了眨眼道。

    再次被箫无心时不时的反差震到的楚天齐反应过来时,人已经在都城大牢门外了眼见着箫无心小心翼翼地放倒了门口的两人后,楚天齐惊恐的睁大了双眼。

    搞什么?

    大半夜的,劫……劫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脱口而出,然后收获了箫无心一阵鄙视的目光。

    “劫人,亏你说得出来,我是要劫什么人需要费这么大的劲。”她有那么蠢吗,劫人?倒也不是不可能,可她不乐意!

    真迷糊了的楚天齐道:“那你来这里是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找人了,你脑子该不会落在了家里没带来吧。”箫无心翻了个白眼,她来这里还能做什么,聊天闲逛散散心?呵,那本钱挺大的。

    楚天齐一噎。

    不是,为什么他永远是被说得哑口无言的那个。

    说不过人最后只好垂着个脑袋跟在箫无心的屁股后面,有气无力的反思人生,他难不成真的有这么差劲,居然还需要……

    出乎意料的是,箫无心很熟练的在这里走来走去,介于来之前两人蒙上了脸因此就算是在这里大摇大摆也不会有人发现,那些犯人一个个大眼瞪小眼,就这么眼睁睁的看见两个贼走了进去。

    “我们是不是应该喊……”

    “喊你个锤子,没看见那才那个女的好像冲我们笑了一下,你这会儿喊了,下一个被抹脖子的就是你了!”

    被说的那个人连忙缩了缩脖子。

    听见这话他就觉得脖子凉风咻咻的吹进来。

    几分钟后,总算走到了最里面的某件牢房,这还是箫无心刻意让容珏安排的,为的当然是方便做她想做的事。

    “是你!”萧无烟眼底的狠毒又深了一寸。

    箫无心拉下了口罩,微微笑着点头:“还不错嘛,是因为我让你太难以忘怀了,还没看见脸就知道是我。”

    “呵,你来做什么,嘲笑我的?”萧无烟冷笑的道。

    此时的她可不狼狈不堪,可这一切全都是拖箫无心的福!

    如果不是箫无心,她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如果不是箫无心,现在她还是箫府的二小姐!

    (临时急事,稍后补上,感激不尽!)

    萧无烟(二小姐)一夜等待未果后寻上门,震惊的发现本该死去的箫无心竟然好端端的站在那,就在两人气氛紧张之际,龙战的意外到来让局势发生的变化,为不让护国军魂一员继续遭受利用而不自知,女主刻意挑明话题,让龙战意识到自己这些年的失误,但对萧无烟的维护却一时无法消失。

    在面对女主的赌约本想不作回应的龙战,因萧无烟故意引诱从而应下挑战,打算让女主知难而退,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便可,两人离去后,回到房间的女主并不知道中间其中男主已经醒来了现在继续装作昏迷,从屋内仅有的柜台中翻找出了一本发黄的手记,上面记载着原主的一些过去(日记),从中找到了一则原主从别处听来的传闻。

    传闻真假不重要,但只要有回去的可能就得试一试,女主内心更加坚定下一步要做的事情!和战龙的对决中,只有微弱修为的女主借助自己过往的对战经验与反应,数次惊险避过攻击,最后,在耗尽体内仅存的一丝灵力前发动了咒术反将战龙的攻击全数反弹,但咒术带来的损伤也使得女主的经脉险些无法承受余波崩毁!

    在萧家借助一战后的女主,动作更加迅速,以手段强逼二小姐房内侍女当众揭穿后,更以在房内搜出的原主手记悄然放入二小姐的房内,坐实了二小姐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以及虚伪的面目。

    手记中记载的事情有许多,女主顺着手记中的讯息,逐一找到当年助纣为虐的那些人,刚柔并济一番纳为己用,在萧家得以第一批人手。

    在萧家的事情还没告一段落的时候,二小姐心存怨恨怂恿自己的母亲想要暗杀女主未果后,因为女主这些天在萧家的举动几乎全府人尽皆知,正室死后才以妾扶正的林氏最终认同了自己女儿第二次献计,串联了家中在朝为官的父亲,向皇帝发出似要将女主嫁为以狠厉出名的四殿下的侧室的意思,并得到了允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