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4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玲珑阁 > 第一百零七章:绑匪的钱,真好赚

第一百零七章:绑匪的钱,真好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当然胡休没有那么蠢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他聪明的很,最不会乱说话了。

    “会不会是你画地图的时候,画的错了,所以才才没有找到地方。”

    你看这句话说的多好,以画画扯到地图,这才能探知到自己是在哪里,简直是妙啊。

    “怎么可能,你可以侮辱我的人品,侮辱我的智商,但不可以侮辱我的画画技术!”

    老爷爷愤然站起了身,鼻孔喷出俩道水柱,这是他刚刚趴在水里吸出来的,现在都喷了回去。

    抬起脚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踹在了胡休的小屁屁上,踹的生疼。

    还要粘土没干,要不然刚刚那一脚,就得把他踹的肛裂了。

    而在例外一边,辰时,府邸安静了不少,膳厅内,全都在等胡休,她们竟然到现在还不知道胡休被绑架了!

    “都快辰时末了,休儿怎么还未醒来?”高祖母胡素云,坐在主座上问道。

    “不知,高祖母,要不我去叫他?”石灵儿作为胡休的妻子,在这个自然站起了身子,回了话。

    “也好,去叫他起来。”说完,又闭上了眼睛,修养生息,却也没说着催促的话语。

    桌上的菜也一样没动,就等着胡休呢,拉木好几次饿急了,伸手要去拿,都被敲了手,这是规矩。

    “好~”石灵儿应了声,下了座,规规矩矩的行了一礼,这朝着胡休的住处去了。

    没过一会儿,人便急匆匆的回来了,慌忙说道,“高祖母,相公他人不在,床铺也没有动过,他昨晚人没回来。”

    “什么?”胡素云睁开了眼睛。

    “会不会是因为昨天晚上出去,结果回来的时候太晚了,便在外面住了一夜?”高成惠猜测道。

    “不可能,荷花县不禁宵,相公就算他再怎么贪玩,玩的晚了,也能回来。”石灵儿摇了摇头,这种可能性黑否决了。

    “若是他去逛青楼,晚上住在那了呢?”拉木思维跳脱,这句话说说出来,众女脸色都变了,放着他们这些绝色不要。

    去青楼那从一堆草鸡里面,硬要找个凤凰出来。

    “不会的,相公在平安城内,就没有去过青楼,而且很少近女色,他怎么会突然想起了去青楼呢?况且家里面,那么多女人…”

    石灵儿在说那么多女人时,脸上略显几分羞红。

    “那人能去了哪里?”众女有些懵傻了,瓦子、街道、小摊到了点,可都是要走的啊,胡休没理由,站在外面站一夜吧。

    就在猜疑之时,本府内原有的一仆从,手上拿着半干的信封就过来了。

    “你是?”石灵儿问道。

    “俺是福里的杂役,今天早上小人去开门,看见地上有一份信,我也读过些书,好像是给你们的,我便拿过来了。”

    拿信的杂役黝黑的,一头黝黑的光头,亮的反光。

    “给我们的?”众女互相瞧着,把信送到家门口,扔那,这怎么说也不像是正经送信件人啊。

    石灵儿拿过信封,没有封条,很简陋,灰黄灰黄的,看起来像是把许久没用过的信封拿过来,继续用了一样。

    封上就写着:至巡查使的仆从们。众女可是凑过来瞧了,满头黑线,这写的什么玩意,不仅仅字丑,字都还写错了一个,应该仆女们。

    石灵儿捏了捏,里面是有真有信件的,但并没有直接倒出来,而是把信件给了高祖母。

    高祖母倒出信封里的信件,有俩张,却都是湿漉漉的,昨天下雨下的大了些,就算府邸位高,门口有个天然的半屋檐,也淋湿了不少。

    第一页纸打开来,就一行字,不对,却也不能叫一行,他那一行字是斜着的,铺的一张纸满满的,“你们的巡查使被我绑架了,例外一张是地图。”

    字丑先不说,你字还能写歪来,比比萨斜塔还歪。

    地图打开,虽然湿掉了,但画还是能看的清的。

    俩个小人就在最中间,最边上的是一个小房子,那个房子画的还挺有个性,一个人下面有俩条竖着的杠杠,形成了一个房子。

    房子旁边,还写了俩个大字:府邸,然后府邸下面延伸出一条线,歪歪扭扭的直通向了那俩个小人旁边,那个小人上面还有个房子,依旧是一个人下面有俩杠杠。

    那小人也画的极其写实,一个零蛋,下面一个火,例外一个,一个零蛋,再加上一个横躺着的火。

    也就是说,绑匪爷爷正尽心尽责的站着,一旁的胡休,自己得是躺着了。

    “高祖母,我们该怎么办?”石灵儿脸色变了变,这绑匪很明显在羞辱人啊,这所谓的地图,三岁小屁孩都能画出来。

    主要是他这个地图上面,出了府邸连往哪里拐,再往哪里拐的提示都没有,这一大长条弯弯曲曲的线条,你让怎么找嘛。

    “你们最后一个看见胡休的人是谁?”

    “我~”拉木唯唯诺诺的举起了手。

    “什么时候出去的。”

    “好像是在酉时,他把他的那些泥巴收到一个屋子里面去,便出去了,那个时候我是刚刚拉完便便,回来就看到了,我可没有在偷看他在干嘛!”拉木举起三根手指头,发四道。

    谁家拉便便人会出现在一个房子旁边,而且还看着胡休出去,但此刻没有人会想这个问题,因为胡休还不知道被关在哪里着呢!

    “酉时出去的~”高祖母又翻了翻这封绑架信,她越看越有些眼熟,然后眼睛一亮,想到了什么。

    “你们先到街上四处找找,我有事情,得出去一趟!”胡素云的确是又出去了一趟,脚一踏,又飞了出去。

    一时间,便都看向了石灵儿,连高成惠也不例外,遇到大事的时候,人总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人既然是酉时出的门,相公应该还是在东街道上玩过,你们谁有相公的画像?”

    几个姐妹四目相对的互相瞧,最后高成惠举了举手,道了声,“我有。”

    高成惠的确还真的有了,还不止一张,有三张,胡休的模样画的是个精致,一看便是大画匠所作,那接下来就好办。

    数个女的一起,各拿这三张画,到东街去,一家店铺、一家小摊的问过去,这场面倒是大啊。一群衣着华贵的姑娘家,到处拿着张画像问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自然就引起了城卫的注意,上前询问之后,就知道是巡查使不见了,好像被绑架了,自然是大吃一惊,未来胡国的皇帝在荷花县被绑架了?

    我们的张颂文,张知县听了这则消息,当场就瘫坐在了地上,然后等缓了过来,连爬带滚的到了衙门,要求衙门一天要把人给找到,不然都他滚蛋。

    因为若真的让胡休丢了那么一天,那可就变成他滚蛋了,而且还是脑袋滚蛋,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巡查使在他的地区上出事,只会是因为他们本地的官员失职,然后再牵扯到世家,都得来一遍大清洗,也就是都玩完的意思。

    一时间,世家、官家都在找胡休,他可不能出事啊,至少是不能在这出事!一个个嘴上都在怨着哪个不长眼的,绑架了胡休,倒是让他们遭了罪受。

    不过这么一大力排查,还真的弄到了一些个消息,胡休戌时,在东街的一家果子铺买过果子,果子铺的老板亲自说的。

    买完果子之后,还去出来面,吃了面,有路人说他一路朝着在东大街朝着最东面去了,好像直接走出了东大街的范围。

    果然,在超过东大街的范围内,发现散落了一地的果子,上面甚至还标识了姓名。

    茶花、石灵儿、高成惠,甚至连夫渚的那份都有,不过那个没良心的家伙,明明已经和胡休血脉相通了,认了主仆,可主人在出事的时候,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是该吃吃,该喝喝的。

    可随着发现洒落一地的果子,就再也找不到线索了,线索从这也就断了。

    就在一筹莫展之时,高祖母胡素云,就横飞了快半个荷花县城了,知道在一处上方有些破旧的瓦子停了下来。

    下面有她熟悉的气息,血精石,也就是上次为了让胡休能顺利完成血契,所用的那块血精石,它本就在胡素云身边有了一段年头了,胡素云极其的熟悉。

    它就算为了他这个玄孙精华尽毁了,但他血精石的气机还是极其强烈,是根本不能掩盖住的。

    离的尽了,他又感觉到了例外一道气息,没想在这荷花县,连遇到俩个老友。

    便想着人便冲了下去,马上,就要有人倒大霉了。

    而此刻,胡休还在和绑匪老爷爷,在退掉水的屋内淤泥上玩起了井字棋,他手上的链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了。

    “老爷爷,你怎么这么笨啊,我又赢了,快拿钱来。”胡休连拍了拍手边的淤泥,他感觉他的屁1眼真的可能被黏住了,但丝毫不影响他赚钱。

    绑匪老爷爷,用非常“慈善”目光看了眼胡休,从脚底板的鞋里,掏出一块碎银子,嘴里咬牙切齿的又说了句,

    “再来!”

    井字棋很简单,圈圈叉叉只要在井字上,率先连出一道线,便赢了,胡休小时候玩这个可多啊。

    可绑匪老爷爷也从来没玩过,倒是赚的他盆满钵满,胡休不由得感叹了一句,绑匪的钱真好赚!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