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4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仙萌太子妃 > 第二十一章:坦白

第二十一章:坦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行了行了,跪也跪了,拜也拜了,都退下吧。”这个时候,李寒烟心不在焉的抬了抬手,脑袋往后仰靠,微闭着双眸,像是在想着什么。

    我可没那么多心思去理会他的情绪,见可以散场了,立马起身,就要回自己的寝宫睡觉。

    还没走出去半步远,就听见身后传来了一声娇滴滴的声音:“殿下可是累了?妾身在栖鸾殿备好了饭菜,都是你爱吃的。”

    这是一个身穿百蝶恋花衫的女子,看起来约莫有二十岁,长的倒是有几分姿色,娇滴滴的,身姿曼妙,柔弱美丽,让人看了就有一种保护欲。

    这妹子是谁来着,我记得她刚才给我敬茶的时候好像有自我介绍一番,不过困意席卷全身的我并没有听的太清。

    另一边,王阿婆一脸笑呵呵的在一旁参和道:“怡良娣真是贴心会照顾人,都准备的这么周到了,太子殿下你就去吧。”

    怡良娣,哦~想起来了,这朵花原来是叫沈相怡,很好听的名字,与她这个人倒是很相称。

    不过我发现,其他几位良娣在看沈相怡的时候,那眸光中透露着厌恶以及嫉妒,想来这沈美人儿在太子府也不是很受待见,根本原因应该就是她平日里很得宠。

    不过这是她自己的事情,我也懒的去参和,正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我不主动惹别人,别人也别来惹我就行了。

    想到这里,也是不禁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继续迈步朝着殿外走去。

    李寒烟睁开眼睛,一脸冷漠道:“不用了,本宫还有事情要处理,你们都退下吧。”说到这里,他突然就目光看向了已经走到大殿门槛的我,眉头微皱了一下,冷声道:“本宫让你离开了吗?”

    我倏的停住了脚步,睡眼惺忪的看着他,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你有病吧?刚才你自己说都退下吧,那我不走还留下这干嘛?跟你大眼瞪小眼吗?真的是有病,怪人一个。”最后一句话我没敢说的太大声,只是在嘴边轻声嘟囔着。

    想到刚才确实是自己让众人退下的,李寒烟这才罢手,重新眯上了眼睛。

    待走出大殿的时候,只听见那李寒烟道了一句:“相怡,你随我一同去一趟藏书阁!”

    能获得与当朝太子单独相处的机会,对这些侍妾来说,无疑是天大的恩宠,那沈相怡更是一脸的受宠若惊,连连点头,跟在李寒烟的身后。

    去吧去吧,去风花雪月也好,花天酒地也罢,别打扰到我睡觉就行,反正也和我没什么关系。

    回到寝宫,往床上一躺,回想着这一整天所发生的事情,这李寒烟我到现在还是看不透,他的性格太怪了,这一刻看起来还很顺眼,下一刻仿佛就换了个人一般。

    跟这种怪胎生活在一起,说不慌那是不可能的。

    要不要和他坦白一下身份呢?

    一旦坦白身份,那欺君之罪就得以证实,到时候可是要上断头台的。可若是再这么隐瞒下去,保不准那李寒烟又会对我出什么不敢想象的事情来。

    思来想去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将身份坦白,大不了就是上断头台,回仙界继续当我的公主。

    一下子从床上跳来下来,穿上外衣,以及鞋子就要去找李寒烟说清楚。

    他好像是在藏书阁吧,我记得他早先好像有让那个沈相怡陪他一起藏书阁,应该就在那里没错了。

    走了有一段路程了,又突然觉得这样贸然前去,会不会打搅到他们两人的“好事”?

    可是……不把事情说清楚,我恐怕今晚是睡不着的了。

    管他呢,姑奶奶我没有睡觉,你们也别想睡觉!

    想到这里,我又加快了脚步,径直朝藏书阁走去。

    “哎哟,小李子,这么多年不见,变化挺大的嘛。”

    “你来做什么?”

    ……

    在临近藏书阁的时候,里边的对话传了出来,前者的声音略显沧桑,年纪约莫在五六十岁左右,后者则是李寒烟的声音。

    不对啊,我记得李寒烟是带着沈相怡过来的,这个点,应该是干柴遇烈火才对,怎么平白无故又多了一个中年大叔?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脚步放轻,蹑手蹑脚的摸了过去,来到一处窗户近前,透过一道细小的缝隙往里边望去。

    一排排由紫香檀木打造而成的书架,散发着一股扑鼻的香味,书本典籍更是数不胜多,书架放不下便堆积在墙角地上。

    在一处靠墙的位置上,那里有一张太师椅,上面躺着的正是李寒烟,只见他架着二郎腿,手中捧着一本淡黄色的古书在翻阅着。

    而旁边坐着的则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道,身着青色布衣长袍,践踏十方云靴,身背七星降魔剑,手提紫金酒葫芦。

    这是一个满身酒气的老道士,身上的道袍有好几处都已经破烂,披头散发,举止散漫,哪还有一点出家之人的样子。

    左右看了看也不见那沈相怡的身影。

    咦,这就奇了怪了,我明明记得李寒烟来的时候,是带着沈相怡一起的呀,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娇滴滴的大美人儿就变成一个邋里邋遢的老道士了?

    “门外的那位,来都来了,就不进来坐坐?”

    就在这时,里边传来了那邋遢老道的声音,显然,他已经察觉到我的到来了。

    硬着头皮推门而入,面对李寒烟那惊讶不解,已经凌厉的目光,我还是有些发怂。

    “各位晚上好啊……我说我是碰巧路过的你们信吗?”我尬笑着解释道。

    “信,三公主说的话,怎能不信。”邋遢道士笑呵呵道,从地上爬了起来,双手作揖向我行了一礼,:“福生无量天尊,贫道无两,拜见三公主。”

    咦,我这仙界三公主的身份好像没有人知道吧?这老道是如何知晓的?

    “你,你知道我?”我十分好奇的看着他。

    只见那邋遢道士摇了摇头,轻笑道:“仙界来客,老道我一介修道之人,怎能与公主相攀。”

    那就是不认识我喽。

    可是我仙法被封,如今与一个凡人无异,他又是如何一眼便看出我的身份的?

    看到我那好奇的目光,那无两道长往嘴里大灌了一口酒,才再次开口道:“有一位老朋友托梦于贫道,说是三公主下凡渡劫,让贫道过来相助一二。”

    原来这无两道长乃是出自蓬莱的一位太上长老,平日里一直在尘世中云游,在前段时间受一位老朋友托梦,知道了我下凡的事情。

    在赶来长安的路上,经过一处山神庙,也就是我下凡时掉落的山神庙,神通一展,便知晓了一切来龙去脉。

    “你那位老朋友是谁?”我追问道。

    我下凡渡劫这件事应该还没什么人知道,老爹虽然平日里护犊子,但在下凡渡劫这件事情上,他应该不会插手,也不可能会让我走任何捷径,不然也不会在下凡之前将我的法力尽数封印。

    想来想去,也就只有东华帝君了,他老人家是看着我长大的,平日里无论我提出什么要求他都会帮我实现。况且仙界之中也就他这种人物敢挑战天规,他是最有可能出手帮助我的。

    可那无两道长却没有直接说明,还一脸神秘的道了一句:“天机不可泄露,待公主殿下劫满之后就知晓了。”

    神神叨叨,不说就不说,反正我也猜出个大概了,:“你说你能帮我,怎么个帮法?”

    无两道长:“仙界之人下凡渡劫,旁人不得插手,贫道能做的也就是帮公主殿下解决一些无关紧要,不会对历程产生什么不变的事情。”说着,他又伸手指了指旁边的李寒烟,道:“比如你们两人的事情。”

    “你想说什么?”李寒烟瞳孔一缩,看了看无两道长又看了看我。

    “你不是一直对她的身份有所怀疑吗?咱们多少年的交情了,贫道的话你应该信的过吧?你眼前的这位,确实不是薛芷沫,而且与其长相如出一辙的天尊之女,仙界的三公主。”无两道长解释道。

    我本来就是打算过来说清楚的,毕竟纸包不住火,早晚会露馅,早一天坦白也好过日后被发现的好。

    不过如今有这位邋遢道长做人格证明,我倒省去了不少麻烦,何乐而不为呢。

    “正如他所说,我与那薛芷沫除了长相一样外,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我的名字叫紫陌,是天尊之女。为了保住性命,不得已才以薛芷沫的身份嫁入你太子府的。”

    “天尊之女,下凡渡劫……”李寒烟轻声咕叨,随即又看了看那无两道长:“本宫暂且信你一回。”

    “这不就对了嘛,行了,既然已经说清楚了,你们两个就慢慢聊,贫道还有一些事情要做,就不多陪了,告辞。”话音未落,这邋遢道士的身影便瞬间消失在了这里,像是从未来过一般。

    狭小的藏书阁中就只剩下我和李寒烟二人,他没有说话,从始至终都很平静,像是早就知晓一切,对我的身份并没有多大的反应。

    我坐在旁边的凳子上,弱弱的问了一句:“你,你难道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

    李寒烟将手中的书本一合,:“从你第一天踏入太子府,本宫就知道你不是真正的薛芷沫,只是并未想过你还有如此身份,确实挺让人震惊的。”

    震惊?

    摆脱,那你起码也摆出一副震惊的样子给我看看吧?你这幅神态也太淡然,太平静了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